浅谈房屋建筑工程预算与市政工程预算的应用

在以前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我们建筑行业执行的是84版综合定额,随着时代的变迁,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越来越不适应当前的市场经济,后来国家出版了95全统定额,真正在当地交底也就到98年年底,99年正式实施。95全统定额实施了十多年来,在这里谈谈对房屋建筑工程预算与市政工程预算应用当中的些许感想。
关键词房屋建筑工程预算市政工程应用

刚走上工作岗位时,记得84版综合定额还在我们这里用,不久新的全国统一建筑工程基础定额开始推广使用。因为一开始接触的是综合定额,觉得新全统太麻烦了,当时计算工程量全都是手工操作。就拿混凝土工程中柱这一项来说吧,综合定额只计算出混凝土柱的工程量,那就够了,但是如果执行新全统定额,首先照图计算出混凝土的量,然后计算出模板的量,再找出钢筋大样图,计算出钢筋的量,这一项才算完成。如果是构造柱还考虑在不同部位的马牙槎混凝土、模板的量,不像综合定额那样乘以一个系数就行了,同样的墙体工程也变得很麻烦,这次的新旧定额的接交我们还真是好好适应了一段时间。当然在同时我们也觉得虽然说工作上是麻烦了,但新全统的确比84综合定额科学合理,国家推广它是完全适应现在的市场经济发展。现在看来,当时预算员每计算出来的一个数据都是辛勤得来的,一项工程下来,招投标的时间往往很短,通宵达旦是家常便饭,而且同行之间一直在不断的交流对新全统的理解,因对新全统理解不够,做出的投标价与标低相差很大,很多施工单位也常常为此付出了代价,其实做标底的人员在没开标前,头晚也是很紧张的。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就因为那段辛苦的手工计算使后来大家对全统定额很熟悉,以至于后来计算机的推广,有对定额很数悉的基础,所以上手不是很费劲。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执行新全统对预算员的素质也有了更高的求。因为各分部分项的工程量分的很细,就求预算员不能坐在办公室里凭图纸想象的计算工程量,对施工工艺、施工方法有一定的了解,才能做到工程量的计算准确,否则,作为施工单位的预算人员因为不了解现场施工工艺会给本企业带来损失,而作为审计人员会使建设方与施工单位对你的业务持怀疑态度,那样工作会非常被动。
对于市政预算的了解,完全是进入市政公司后才真正深入接触。巧得很,那时也正赶上市政定额的新旧交替。不过总体计算工程量的计算方法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增加减少了一些项目。国家既然对旧定额进行了更新,一定有他的道理,但是对于我们真正操作的人员来讲,还是有些不顺手。譬如说,路面标线在旧定额里有这一项。但在新定额里这一项被取消了,那我们只能执行市场价,但审计人员对这个市场价往往不能完全认可,同样,路面刻痕也存在这种问题,有定额的话,施工单位与审计都好执行。;另外对于新定额有些子目理解不透,定额解释很概略,造成很多计算套价错误。举个例子来说,在市政预算路面工程中,沥青熟料运费是单另计算的,正好在第一册通用项目中,有熟料的运输,那理所当然就套用这一子目了,但后来发现这一项很不适合。本人做了一个单价测算,10KM运距的一平方5CM沥青混凝土沥青熟料运费是8元,而摊铺面层是45元左右(因为石油沥青价格浮动,所以不定),占摊铺面层造价的18%,20KM运距运费占30%,30KM运距运费占46%,往往实际沥青运距都在二三十公里,想想这样下来运费是何等巨大,照这样计算出的工程造价会让建设方接受不了,实际也脱离现实。后来,作为施工单位的我们积极与新疆自治区造价站的有关专家咨询,肯定了这项只适合场内沥青熟料的运输,那场外运输就参考旧版市政定额里的沥青运输,后经核价对比,认为这样计算出来的结果比较合理,一直到现在都这样执行。
由于在我们新疆哈密这个地方,接触市政工程预算的人员非常有限,不像房屋建筑工程预算人员很多,遇到什么问题互相可以很好的沟通确定。全统房建定额里的工程定额材料的含量、材料、工艺与新疆差别不是很大,都执行的是标准图集,规范,所以基本上拿来就可以用了,而市政定额就不一样了,因为是全国性的,其中有些做法与新疆不符,我们也只能拿来借用。就拿道路里最基本的水泥稳定层来讲,在全统定额里是弹软土水泥稳定土,里面的材料含量是水泥,水,黄土,这与我们这里的水泥稳定层的材料不符,我们采用的是水泥,水,砾石,那只能把黄土改为砾石,材料是换过来了,但含量没法改动,因为这毕竟执行的是定额计价,作为我们改动定额含量肯定是不合适的。在进行结算时,常常会遇到因为对定额理解的不同而发生的争议。这里就有几项由本地审计人员给我的解释感觉有些牵强。譬如,道路中有大量的天然戈壁料回填,审计人员认为应该以砾石价格计入即调完价差为23元/立方,再不另计其它费用,咨询了本地造价管理站的人员,支持审计人员的方案,这点我就不认为很合理,我们先不说回填天然戈壁料,就按回填土计算,一立方土10KM运费(取费都按三类)为33元/立方,况且混合料比重大于土,那照本人思路就是运费按运土计,然后加上天然戈壁料的资源费(可不像土是免费的,购买),如果按照审计人员的方案计算,回填土都比回填天然戈壁价格高,真说不过去,但是对方也有一定的道理,他们认为天然戈壁在这里可以当做一种成品材料来对待,其中已含运费。又如路沿石安装这一项,因为定额里的规格与本地不符,那材料执行调差,主材是调差了,但每米安装费很低,而且定额里明确说明此项包括挖沟槽,取费后人工安装路沿石含挖沟槽不到6元,而市场价仅挖沟这一项都不够,更何况路沿石的开槽往往是在混合料基层上开,其难度比在土上开挖难多了,但对这种情况虽然对方审计人员也明白,但也还得执行定额,诸如这样类似的问题还真不少。
再有就是对于房屋建筑预算与市政预算的划分有时也不是很确切,地面工程倒还好说,因为它们之间平米单价相差不大,遇到给水排水就不同了。在新版市政定额里也的确有说明,安装工程如有不全,可参照全统定额,但是像大管径的管件安装执行全统安装定额那价格就不合适,作为建设方当然价格低了会好接受,但作为施工方赔本的事肯定不干,所以站的角度不一样,希望执行定额也就不一样,因为此,建设方与施工方就执行哪种定额很有争议。
当然,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在国际上的地位不断的上升,新旧定额的互相更替是必然,工程量清单计价早已出台,定额估价将成为过去,在维护当事人双方的正当合法权益具有重意义。中国成为WTO的新成员后,中国建筑业必然吸引外资前来参与投资工程项目,这些都促使我们必须推行工程量清单计价法招投标,与国际惯例接轨。